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将于明日召开,会议将对《民法典(草案)》进行审议,中国民法典呼之欲出。民法典,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其每一条都与你我息息相关!!!但令人遗憾的是,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法典,草案对应收账款质权的实现方式仍完全沿袭《物权法》的规定,忽略了应收账款质押实现过程中的困境。

应收账款质押,在2007年《物权法》出台时,仍是一项新生事物,彼时能入《物权法》成为单独条文,其先进性自不必说。因缺少应收账款质押的实践经验,《物权法》并未对其实现方式作出特殊安排,仅通过转致条款从而适用动产质权实现方式,即:“质权人可以与出质人协议以质押财产折价,也可以就拍卖、变卖质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经过十数年之发展,应收账款质押从无到有,蓬勃发展,已成为中小企业融资的重要抓手和增信措施,然而,司法实践中却面临一个难题——如何裁判应收账款质权之实现方式?囿于“物权法定”原则,多数法院参照动产质权判决债权人就拍卖、变卖应收账款所得价款优先受偿,然,应收账款本身即为金钱债权,不宜拍卖、变卖,此种判决不仅操作困难,且耗费时间、浪费国家司法资源,令判决难以执行。虽有最高法院通过指导案例形式确认应收账款质权人可直接向应收账款债务人收款以抵偿主债务,但我国非判例法国家,多数法院仍不敢贸然采纳指导案例之方式。

值此《民法典(草案)》审议之际,实宜于法律层面扩增应收账款质权的实现方式,以使尘埃落定。笔者不揣冒昧,建议于《民法典》第445条添加第三款:“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质权的情形,质权人可以在主债权范围内请求应收账款债务人向质权人履行义务。质权人接受履行后,质权人与债务人、出质人与应收账款债务人之间相应的权利义务消灭”。希望全国人大审议《民法典(草案)》时予以考虑。

以下阐释笔者理由:

一、物权法未规定应收账款质权的实现方式

应收账款质押是融资0372tL.com交易中常见的一种担保措施,但发生纠纷时质权如何实现却是质权人面临的一大难题。盖因应收账款虽为金钱债权,具有明确价值,却非要绕道拍卖、变卖等方式实现,不仅导致效率低下,且因应收账款的实现仍依赖第三方的履行,其拍卖、变卖价格必然低于债权数额,最终致使质权人、债务人、出质人、应收账款债务人(下称“次债务人”)各方的不经济。就质权人是否能直接向次债务人请求清偿一事,即使最高人民法院亦争论纷纷,各级地方法院判决多种多样,就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