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要旨

商业保理与借贷关系不同,在法律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当按照保理合同的约定及还款计划确定保理融资款的本金、利息及保理服务费;在实际提供保理融资款时就在本金中预先扣除利息的做法实际损害了债权人的资金期待利益,应予否定性评价,以债权人实际获得、使用的资金作为保理融资款的本金。

案情简介

一、2013年12月10日,颐源阳光公司内部决议同意向富海公司申请保理融资款300万元,通知债务人由富海公司收取结算款。

二、2014年1月12日,富海公司与颐源阳光公司签订商业保理合同,约定颐源阳光公司向富海公司提供保理融资款300万元,颐源阳光公司承担保理服务费、监管服务费、登记费及手续费共计297150元。

三、2014年1月16日,富海公司在扣除上述费用后向颐源阳光公司支付保理融资款2702850元。当日,富海公司在征信中心进行了登记。

四、2014年12月21日,颐源阳光公司在偿还59.5492万元后,又与向富海公司签订分期还款协议,约定保理融资款本金为250万元。

五、富海公司起诉颐源阳光公司要求偿还保理融资款本金250万元及其利息、违约金。一审判决支持富海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六、颐源阳光公司不服一审判决,认为应当在保理融资款本金250万元中减少保理服务费等297150元,遂以此为由提起上诉。
七、深圳中院二审认为,保理服务不同于借贷关系,在无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严格按照合同各方的约定及行业惯例。本案商业保理合同约定富海公司有权优先扣除保理服务费,且各方签署的分期还款协议对保理融资款本金再次确认,应属有效。颐源阳光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

裁判要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保理融资款本金是按实际支付的金额计算,还是按扣除保理服务费等费用后的本金计算?围绕上述争议焦点,人民法院的裁判要点如下:

第一,保理融资款的裁判依据。本案系保理及保证合同纠纷。保理服务不同于简单的借贷关系,在无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严格按照合同各方的约定、保理服务商业惯例履行。

第二,商业保理合同约定了履行顺序及违约救济条款。《商业保理合同》第五条明确约定:“本协议签署生效后次日,丙方应将保理服务费、融资启动费一次性支付至乙方指定账户,如丙方未按本款之约定按时向乙方及甲方支付保理服务费、数据监管费及融资启动费的,乙方有权从保理金额中扣除”。根据此约定,富海公司的扣除权利系形成权,颐源阳光公司具有先支付义务,在颐源阳光公司未履行先支付义务的前提下,富海公司的扣除权利成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